緋夜与无限大的收敛

一个徘徊的病人絮絮叨叨的地方。

3

红色就要有红色的样子。想象红色从大动脉喷射而出的样子,想象他从破裂的毛细血管中渗透出来的样子,红焰在山脊上奔腾的样子,那是生命该有的那种红。我不要暗淡的样子,那该死的丑恶会在阴影里嘲笑我奄奄一息的心脏,所以非得是最亮的255啊。所谓的心魄,究竟还剩几魂几魄呢?要是暗了,让这缺口给人看见了,我又该如何是好呢?不行,不行啊,我不能被人瞧见这凋了的样子啊。唉,要是窗户上没有玻璃就好了,我的灵魂就会自由。要是椅子没有少一只脚,头痛欲裂的折磨便会停歇。若不是知道呐喊一句之后便再也无法出声,只怕是早已声嘶力竭。在没有颜色的世界里追寻颜色或许是愚蠢的,可我又有什么能够追逐的东西呢?不过是困兽之斗罢了。

为了不再受伤
我决定从今天开始
不再那么喜欢你

10

那种痛苦,是潜藏在呼吸里的痛;万般不情愿,也不得不由着刀片混着氧气在气管里划过。不论往哪个方向转,跳动着的颈部大动脉永远都在利刃一毫米之内。若是握紧了拳头想反击,也只会发现自己是抓紧了的不是勇气而是自己的心脏吧。有的时候,人就是会感受到这种痛苦,比如说,发烧的时候,考砸了时候,不如意的时候,很多很多。我只是幻想,若是有一天我们也能这样抓住恐惧,该有多好。

5

为什么,我会如此痛苦呢?
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,什么都没有发生啊。
胸口好痛。
最讨厌无力的自己了,可是这样的我又能做什么呢?
渐渐的在自我厌恶中腐蚀掉,没有什么人能救我啊。
在闪耀的夜空里飞翔这种东西,只存在于梦中。
想要追上的东西,一个也没有。等待之中渐渐陷入泥沼。意志的谎言啊。

18

是世界在浪费我的世界啊。
最讨厌这个世界了。

能不能拜托你,对我笑呢?
或许这样我就能感觉到你爱我了。

我们被生命欺骗了
所谓的爱 所谓的恨
全都是些虚幻的东西啊
早就忘记了该怎么去爱
只剩下肆意滋生的恨意
倾斜的心 扭曲的我
全都被狡猾的生命欺骗了

30

你能想到吗?深沉的紫色也可以是锋利的。温柔到极点便是刀刃。

22

我在海洋之间辗转,我在呼啸风声中呐喊,我就在这里。只是,我感觉自己奄奄一息,只一根梦境的蚕丝将我悬在地狱之上。我捂住流血的右眼,左胸又开始出血;我向东行三步,波浪就要送我往西十步。曾经造就了我的东西如今教我毁灭;正是我的自大映出了我的自卑;火焰燃尽了一切归宿依然是熄灭。我心不能视,跌跌撞撞,憎恨咒骂,无动于衷,潜移默化,时间把我自己变成了我不认识的人。无人识得我。我知道宇宙的浩瀚,更清楚自身的渺小,那重量差使我窒息。我无法成为那样强大的存在,却在心里逼迫自己成为天才。人到底要怎样才能接受自己的普通和渺小?运算多少次也是无解的问题无法从内存中消失掉。命运无意扼住我的咽喉,他的全部计划不过是坐在一旁在我跌跌撞撞时冷嘲热讽。可笑啊,明明我没有那么多感情,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?他们从悲剧中提取快乐,我却无中生出痛苦来。可悲呀。

我怎么能,把自己的伤口这样拿出来给别人看呢?
明明是,这么丑陋的东西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