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无色

抑郁症少女绯夜。

10

我的生命已经结束了——我时常有这种感觉。接下来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,找到那个能过杀死我的人。

6

有的时候我会想,如果我们能永远保持不变就好了,就像单曲循环一样,只有一种颜色,宁静而永恒。那却是我想要而做不到的事情。这就是人偶的妙处——虚假,不变,夸张,支离破碎。自然会有许多人反对这样的观点,美才是人偶师们所追求的。我要的却只是单调。不要改变就好了。因为没有故事,没有思想,没有灵魂,我在其间是自由的。在人中间我反倒会感到恐慌,我要忍不住的去想那人是怎么想的,我又做错了什么事情。说不定我是一个空虚主义者也说不定;这个词不存在于我的知识范围内,所以我写他的时候也就是一种'印象',就如同字面所说的,没有什么意义。若是让我知道有人会读这些零碎的东西,我就无法写下它们了。这种恐惧,从哪里而来,我尚未完全确定,我只知道,它侵入了我的内部。要是我被它浸透了,我就得死。

绝妙。
我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。我看到了,与没看到并无差别。有颜色的,全要变成灰色。再喧闹,也传不到我耳中。而这个濒临破碎的身体,已经没法再承载我的灵魂了。
我可以让我的生命燃烧,这不是什么难事。我可以是红色的,像我冰冷的血在血管里,一点点冷成冰川,玻璃般的冰碴划过心脏内壁所留下来的那种颜色一样。我可以让世界全都变成这种红色,让全世界的声音在我耳边轰鸣,但我知道——
我离开不了这里。
我被囚禁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了。

5

我是……红色。
没有温度的热烈。
若是有人为我哭泣,
或许我的生命便能复苏。

2

活着这件事情,本来就令人生畏。独自一人的我与处在生物中的我是完全不同的。心惊胆战。我不曾隐瞒,但是我会因为活着的物体本身而感到恐惧。我的身形要比旁边的仓鼠大上数百倍,那仓鼠关在笼子里,与我很亲密,温顺弱小,我一只手便可置它为死地,但我还是感到战战兢兢,不敢靠近。我没有为他起名字。我不知道他对我来说是不是和人偶一样的存在。可能是因为他不是我生命中重要的角色——不是说我不爱他,而是我清楚的知道,他来是为了离去,生是为了死。我好生照料他,投入精力金钱还有感情,全是为了看他死的那天我会是什么心情。我一成不变的世界会有改变吗?或许这是一个绝望者所做的奇异行径,但是走投无路的人什么都愿意尝试。或许我本质上和虐待动物的人没有区别,虽然我的确认真照料着,买着顶级的用品,但我心向死。我知道的,这也是会离开我的,像其他很多很多东西一样。

1

我的爱是永恒;我的爱是须臾。我可以放弃一切——金钱也好,生命也好,时间也好,为了一丝的笑容。但我也会在瞬间抛弃这一切,可能只是那一点点小事,我不接受道歉。谨慎是重要的。我可能说过,道德是不重要的,那不过是因为我对道德的定义有所不同罢了。我是良心的囚徒。高尚是我生命的一种必需品。
唉,我来是因为那任性,走也是那任性。我没有能久待的地方。一成不变是茫然的,我总会以为我的口袋又空了。这次我却有了个责怪的对象了,都是因为那个人的任性。若不是这样,在身边也好,远走高飞也罢,我都会在远处守望着,祈愿胜利。唉,却成了这个样子。

30

其实,其实,你说什么对于我来说全是无所谓的。你欺骗我叫我黯然神伤,若你说真话又使我暗中生疑。我嘴上说着你是超越我的,你比我正确,实际上我是不信的,我没能说服我自己。那是我的自私,我为此责怪自己,也是你诞生的理由,更是你出现的结果。唉,其实我又何必对空气说这话呢?你早就不在了。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,就是一个人了。也许是我选择回复那封邮件的时候,也有可能是我吞下第一颗药丸的时候。那天我高兴极了,完全不像是一个我接受的我自己,你也没有在我身边。如果不是那样的话,或许我们还能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相拥——单方面的。做如果这种假设,总是显得可怜又悲情,那不是我。我不该说这些的。啊哈,这也是问题所在,我为什么不能说呢?不管怎样,结果是直截了当的放在这里了,回溯也好不回忆也罢,我是失去你了。和我的灵感与热情一起,消失了。我的错,全是我的错,我竟然以为切断能有所改善,我便可以活在真里面。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我不过是个梦罢了。
我是差不多要死了,下一个会是谁呢?
你会回来吗?至少,代替我。

好烦,好烦,那就是烈性毒汁里的泡沫,虚空深渊里的回响。

21

“你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一位伟大的战士,她的成就是你说无法想象的,无法企及的,也是无法理解的。她是一个伟大的人,过去是,现在也是。”
我一直在等待某个人和我说这话。我想象过这个人的形象应该是怎样的,我没有得出结论——我甚至不知道这件事将会发生在什么时候,在什么地方,在什么场合与机遇之下。这个人不会是我的父亲,我知道的。那可能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年轻的时候曾经见证过我母亲风华正茂的时光,然后又参加了她的葬礼,如果这个对话是在遥远的未来的话。在权衡再三之后,我却觉得,这个人应该是我母亲年轻的时候的样子。
我从不认为我母亲是伟大的。她也许是优秀的,出众的,让人不想为敌的,但是她作为母亲做的事情太少了。或者说,很多,但是缺少了一些关键的事情。
……